• 您现在的位置: 焦点新闻网 > 新闻 > 正文
  • 郑州民企的终结者涉黑高利贷徐宏洲其人其事【HOT】

    责任编辑:合力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10-08 18:16  浏览次数:

    在习总书记提出:“让每一个公民享受到司法的公平公正”和公安部扫黑除恶打击专项通知的今天,我们怀着对党和政府无比激动地心情强烈反映新密市宏轩公司徐宏洲、吕沛琴、徐洪亮等人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 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绑架案、非法侵占、非法集资、非法拘禁、非法高利贷、虚假诉讼、等违法犯罪活动,具有一定的公开性和暴力性;严重扰乱郑州区域行业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保护伞和关系网明确。称霸一方, 为非作恶 ,严重破坏经济社会发展秩序以及百姓生活,造成一定的社会恐惧感。

    《关于郑州新密市宏轩公司徐宏洲、吕沛琴、徐洪亮等黑恶犯罪团伙的举报信》

    概述:

    徐宏洲摆平辛海臣绑架案后,徐宏洲依托新密市宏轩公司(没有实际经营实体,负责人徐宏洲,身份证号4101261967********)。伙同吕沛琴(徐宏洲之妻)、徐洪亮(徐宏洲之兄、身份证号4101261966********)、李建业(徐宏洲之妹夫)、白玉平(徐宏洲之司机)、王玉波(吕沛琴之外甥)以及两牢释放人员等10余人,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套取银行贷款高利转贷的方式取得资本金后,向新密市多家企业、公司和个人发放高利贷,借款利息一般为4分和4分5厘,然后采取息翻息、利翻利的驴打滚计息方式计算利息(比如借款1万元,第一个月的利息为400元,第二个月的本金就变为10400元,然后以10400元为本金计算利息,依此类推)。钱借出去后,徐宏洲幕后策划,徐洪亮纠集李建业、白玉平、王玉波以及两牢释放人员等人采取殴打、跟踪盯梢、限制人身自由、堵门堵路、威胁、恐吓、设置圈套、伪造证据等方法,威逼借款人(借款企业、公司负责人)按照驴打滚的计息方式写下欠条、还款协议等手续后,又采取殴打、跟踪盯梢、限制人身自由、堵门堵路、威胁、恐吓等方式武力强制追要,将借款人的财产通过暴力霸占后,对不能通过暴力霸占的财产,徐宏洲则通过法院诉讼的方法讨要。通过上述暴力方法,徐宏洲将新密市多家企业、公司和个人的合法财产据为己有,严重扰乱了新密市的生产秩序、经济秩序、企业的经营秩序、群众的生活秩序,导致新密市多家企业破产、频临倒闭、工人下岗、无法正常经营,借款个人有家不能回、有工作不能干、生活无依无靠。

    徐宏洲、徐洪亮等人已形成稳定的犯罪团伙,以宏轩公司为幌子,实际从事多种违法犯罪活动,给新密市的社会秩序造成严重影响,已经成为新密市作恶多端的黑恶势力。

    由于徐宏洲等人长期在新密市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虽然借款人多次向新密市公安局报警,举报徐宏洲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但最终都是无果而终;徐宏洲在新密市人民法院虚假诉讼暴力催要借款人的合法财产;像徐宏洲策划的绑架勒索这样的大案要案依然让逃过法律制裁。徐宏洲等人狠心辣手、伤天害理、社会经验丰富、城府极深、几乎与徐宏洲有资金来往的,企业倒闭破产,个人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手段残忍,可以说是郑州新密市甚至河南省仅有的犯罪团伙,这种社会败类如不铲除天理难容!

    二、十宗罪,详细请见附件

    1. 辛海臣绑架案 【绑架】

    2001年7月22日,徐宏洲、徐洪亮组织策划了新密市建国以来轰动全县的绑架辛海臣一案,交易时一人被击毙。

    2. 侵占万国房地产【1000多万元】

    暴力殴打、威逼恐吓、限制人身自由,侵占新密市万国房地产公司1000多万元,致使万国公司破产、胡帅耳膜穿孔、胡斌无家可归。

    3. 诈骗新密正泰【3000多万元】

    诈骗、寻衅滋事、扰乱单位秩序、非法经营贴现承兑汇票,致使新密正泰耐材有限公司停产、经济损失3000多万元。

    3. 侵占新密市康达【2000多万元】

    虚假注册、巧取豪夺、高利转贷、侵占新密市康达耐火保护材料有限公司1000多万元,致使康达公司破产、经济损失2000多万元。

    4. 诈骗刘向辉【1300多万元】

    诈骗、寻衅滋事、扰乱单位秩序、威逼恐吓、限制人身自由,致使刘向辉失去工作,生活无依无靠,经济损失1300多万元。

    5.诈骗陈金枝【400多万元】

    诈骗、威逼恐吓、限制人身自由,伪造证据、偷税漏税,夺走陈金枝房产一套,价值400多万元,致使陈金枝无家可归。

    6. 高息放贷新密市郑州才华耐火【2000多万元】

    寻衅滋事、扰乱单位秩序、高息放贷,致使新密市郑州才华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停产、经济损失2000多万元。

    7. 伪造证据,暴力索要 【1亿左右】

    威逼恐吓、限制人身自由,以驴打滚计息方式计算利息后,强迫借款人书写欠条,伪造证据后,武力索要或者通过法院诉讼将赃款洗白,致使借款人陷入生活无依无靠的深渊。

    8. 伪造证据,暴力索要 【1亿左右】

    假借民间借贷之名,通过虚增债务、制造资金走账流水、肆意认定违约、虚假诉讼等手段,达到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

    申进昌(电话132****4517)从徐宏洲处借款120万元,两年左右变为800多万元;崔遂成(电话137****7563)从徐宏洲处借款160万元,现在变为2200多万元;张雪峰(电话155****1777)从徐宏洲处借款350万元,两年左右变为2000多万元。

    9. 虚增债务,做流水,虚假诉讼 【2000多万元】

    假借民间借贷之名,通过虚增债务、制造资金走账流水、肆意认定违约、虚假诉讼等手段,达到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徐宏洲、吕沛琴等人采用在借款人签订借款协议时还让借款人签订延期还款协议,借款人还完钱后不归还借条,通过虚假诉讼到新密市法院还让借款人再还一次,目前有胡彬、任海卿、赵战奎、徐建敏等4个案例事实,非法侵占金额达2000万余元。

    10.非法集资:【2亿多】

    目前我们了解到徐宏洲欠集资户几十余户,金额2亿多。

    据最新消息在本文发布时,作恶多端的徐宏洲因被人举报已经被刑事拘留。基于过往的情况,我们有理由认为他背后的势力和保护伞会全力以赴去营救他,会不会像以前一样过一阵子无罪释放出来,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作为有良知的媒体,我们将持续关注事态发展,如果恶人得不到惩罚,正义得不到声张,我们将继续深挖和爆料背后的黑恶势力和他们的保护伞。因为我们深信,在我们法治的国家里,在打击黑恶势力的国家政策下,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正义一定会来!

    2018年6月5日受害人联名举报

    附件: 郑州新密徐宏洲十宗罪事实经过

    一、辛海臣绑架案

    绑架案2001年7月22日,徐宏洲、徐洪亮组织策划了新密市建国以来轰动全县的绑架辛海臣一案,交易时一人被击毙。案发后,徐宏洲被取保候审,徐洪亮被新密市公安局网上追逃。2011年11月,徐洪亮到新密市公安局投案自首,后不知什么原因,该案不了了之,徐宏洲、徐洪亮至今逍遥法外。

    疑点:徐洪亮投案自首后年龄变大了;徐宏洲的弟弟(年龄比徐宏洲小),但是徐洪亮投案自首后,现在的年龄变得比徐宏洲还大一岁。

    二、侵占万国房地产

    暴力殴打、威逼恐吓、限制人身自由,侵占新密市万国房地产公司1000多万元,致使万园公司破产、胡帅耳膜穿孔、胡斌无家可归。

    2011年万国公司胡斌(电话136******59)为了还银行的贷款,从徐宏洲处借款330万元,一共用了15天后,胡斌还徐宏洲350万元(其中100万元,是胡斌在徐宏洲的宏轩公司,用徐宏洲提供的POS机刷给徐宏洲指定的账号),但是胡斌没有及时把借条从徐宏洲手中取走。2013年,徐宏洲购买胡斌开发的门市房3600平方,价值2260万元,徐宏洲在支付给胡斌900万元后,不再支付门市房的房款。后来,胡斌向徐宏洲索要房款时,徐宏洲说胡斌以前借的330万元没有还。胡斌说已经还了,徐宏洲说胡斌还的是利息,其不但不欠胡斌的钱,反而胡斌还欠他1000多万元。后来,徐宏洲、徐宏亮等人将胡斌绑架到宏轩公司,对胡斌进行威胁、殴打,在限制胡斌人身自由20多个小时后,胡斌被迫给徐宏洲写了一张1000万元的欠条。出来后,胡斌报警,但未果。2016年5月25日,徐宏洲、徐宏亮等人将胡斌的儿子胡帅绑架到宏轩公司,将胡斌写的欠条拿给胡帅,要求胡帅归还,胡帅不从,徐宏洲、徐宏亮等人对胡帅进行殴打、搜身,将胡帅的耳膜打穿孔,威逼胡帅书写保证书,并将胡帅驾驶的路虎车抢走后,把胡帅放走。胡帅出来后,立即报警,新密市公安局青屏派出所民警处理,虽经胡帅多次反映、举报,但最终不了了之。2016年,徐宏洲以2011年胡斌借其款330万元未还为由,将胡斌起诉到新密市人民法院,要求归还500万元,现该案件正在审理之中。

    诈骗新密正泰

    诈骗、寻衅滋事、扰乱单位秩序、非法经营贴现承兑汇票,致使新密正泰耐材有限公司停产、经济损失3000多万元。

    2012年7月10日到2012年9月4日新密市正泰公司的任海卿(电话136****8177)从徐宏洲处借款和贴现承兑汇票2千万元(贴现费用66.5万元),经过结算徐宏洲应归还正泰公司现金130.4万。

    2012年9月6日正泰公司需与郑州银行新密支行进行贷款转期,时间仅剩2天,急需续贷资金。正泰公司与徐宏洲约定再用一笔400万资金,徐宏洲说转期结束后和上述130.4万一块结算。后来徐宏洲直到9月6日才筹措到该笔资金,正泰公司任海卿去徐宏洲处办理借款手续时,当时在签借据时上面写的是530万借款,当时任海卿就提出还欠正泰公司130.4万的事,徐宏洲就诱骗说反正续贷很快就出来了,到时候一块结算。在迫于时间太短,任海卿筹措不来资金的情况下签了该530万的借据,当时徐宏洲要求找人担保,任海卿便与郑州鑫鑫耐火材料公司联系,由鑫鑫公司和公司法人李帅奇担保。李帅奇在签协议时,徐宏洲诱骗李帅奇签为共同借款人。

    后来,由于正泰公司郑州银行的贷款没有转期成功,导致该笔400万借款没有在短期内还上。但是从2012年9月18日起到2014年正泰公司以转账、拨账形式共计偿还给徐宏洲412万元。期间只要不给钱,徐宏洲就雇佣社会闲散人员以盯梢、跟随、限制借款经办人和公司主要负责人的人身自由,去公司堵门不让公司车辆进出等手段损害个人信誉和公司信誉的方式索要巨额资金,正泰公司要求徐宏洲算账,徐宏洲不结算,就是派人跟着要钱,迫于无奈所以支付了上述的412万,并且上述应找回正泰公司的130.4万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此时任海卿才明白当时徐宏洲在9月4日诱骗任海卿出具正泰公司与徐宏洲之间账务已结清证明,利用我们急需资金和对他的信任说转期结束结算,借据让打530万的事是设计好的圈套。

    2014年3月11日徐宏洲派徐洪亮等人,把任海卿限制在宏轩公司公司20多个小时不让走,在不算账的情况下殴打、威逼任海卿写下837万的空白借据,从任海卿身上搜出任海卿的农行6228480710007261013卡交并用力掐着脖子给说出密码,稍微不从就是拳打脚踢,并扬言毁了我全家!真是哭天无泪啊!徐宏洲转给任海卿837万,然后将837万分两笔刷走后,才让任海卿离开。虚构任海卿欠徐宏洲837万证据。手段残忍、行为恶略,明目张胆的抢劫!

    从2013年到2014年底,徐宏洲派徐洪亮等社会闲散人员,多次(每月至少四至五次)派人采取盯梢、跟随经办人,限制正泰公司主要负责人人身自由,败坏正泰公司名誉,用车堵正泰公司大门,限制车辆和人员进出等手段,暴力索要巨额资金,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正泰公司信誉受损、产量锐减,多个合同订单无法生产履行,经济损失3000多万元。

    2014年底任海卿无奈退出了正泰公司,不再参与正泰公司管理。但徐宏洲等人继续到正泰公司寻衅滋事,以干扰正常生产的手段索要837万资金。由于徐宏洲等人的滋扰,到2015年8月,正泰公司被迫停产,500余名工人下岗,投资2个亿年产值5个亿的企业倒闭。

    徐宏洲、徐洪亮等人到正泰公司寻衅滋事,暴力索要巨额非法资金时,正泰公司多次报警,但新密市公安局的民警以经济纠纷为由不予受理。徐宏洲、徐洪亮等人看到正泰公司停产,暴力索要巨额非法资金无望,于是恶意转嫁债务,把鑫鑫公司和该公司法人李帅奇告到新密市人民法院,将李帅奇个人名下的合法财产进行查封,现该案件正在审理之中。

    四、侵占新密市康达1000多万元

    虚假注册、巧取豪夺、高利转贷、侵占新密市康达耐火保护材料有限公司1000多万元,致使康达公司破产、经济损失2000多万元。

    2011年2月份以前康达公司吕宏淼(电话139******28)从徐宏洲处借款100万元,利息4分,正常使用。2011年2月份后,徐宏洲对康达公司吕宏淼等人称:想以康达公司的名义从银行贷款用,如果康达公司想再用款,利息可以按1.5分计算,变更后,以前康达公司借的100万元不用再付利息,徐宏洲不参与康达的经营管理。吕宏淼等人同意后,在徐宏洲没有任何资本投入的情况下,康达公司的工商注册股东由吕玉志、崔桂荣、平春生变更为徐宏洲(占股90%)、楚建业(占股10%),所有工商变更手续均由徐宏洲和宏轩公司法律顾问(新密市法制局局长)前去工商局办理。变更后,徐宏洲没有参与康达公司的经营管理,但康达公司的印章由徐宏洲保管,徐宏洲以康达公司的名义从矿区信用社开具承兑汇票3000万元,用于宏轩公司放高利贷资金。2012年,徐宏洲以康达公司的名义从中国银行贷款1000万元,2013年,徐宏洲以康达公司的名义从中国银行贷款1500万元,这2500万元康达公司没有用,全部作为宏轩公司放高利贷的本金使用。2014年,徐宏洲为了准备再从银行贷款2500万元,要求康达公司对公司的办公楼、车间进行改造,以提高公司形象,保证贷款成功。

    贷款时,银行发现康达公司在矿区信用社有450万元的贷款未还,要求还款后再贷款。在此情况下,徐宏洲出资270万元,吕宏淼出资180万元,把信用社的贷款还上。把信用社的贷款还上后,楚建业不同意贷款,因为楚建业发现康达公司2013年的1500万元贷款他不知道,徐宏洲伪造了楚建业的签名。这时,新密市因为修路,要求康达公司搬迁,2014年12月30号之前拆完,政府补偿康达公司1017万元,拆迁前兑付补偿金300万元,动工后兑付补偿金300万元,拆迁完毕验收后兑付427万元。拆迁前和动工后政府兑付的补偿金600万元全部被徐宏洲占有。拆迁完毕验收时,政府发现徐宏洲为了个人的债务纠纷,把康达公司的土地证抵押到安阳市中级法院。2015年7月,徐宏洲把康达公司的土地证解押后,政府将427万元补偿金兑付,徐宏洲又把该笔资金全部占有。因政府的补偿金时为了安置工人,因此要求徐宏洲归还。徐宏洲不但拒绝归还,反而以驴打滚的计算利息方式,要求康达公司再给其支付1900万元。在此情况下,楚建业将徐宏洲告到新密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更为气愤的是:在新密市公安局某领导的干预下,以吕宏淼为徐宏洲担负500万元的债务,将公司的法人变更为吕建州而收场。在三年时间内,徐宏洲在没有出资一分钱的情况下,不但巧取豪夺康达公司资产1000多万元,还让康达公司为其担负了500万元的债务。致使康达公司破产,200多名职工生活无依无靠。

    高利转贷的企业还有河南上碟阀门有限公司500万元,郑州宏瑞耐材有限公司2500万元,岳村信用社贷款1000万元。

    五、诈骗刘向辉

    诈骗、寻衅滋事、扰乱单位秩序、威逼恐吓、限制人身自由,致使刘向辉失去工作,生活无依无靠,经济损失1300多万元。

    2012年2月29日,李荷幕找徐宏洲借款600万元,要求刘向辉(电话186****8388)(原郑州银行西区支行员工)担保,到徐宏洲的宏轩公司办手续时,徐宏洲说刘向辉是公职人员不能担保,可以借款,以刘向辉的名义借款600万元,李荷幕担保,李荷幕说只用几天时间,徐宏洲说利率按15%日息,月息45%,他自己吸收存款额15%,转手放贷45%,手续打完之后徐宏洲说现在钱还没到账,到账以后再说,刘向辉说钱要给他本人,刘向辉再把钱给李荷幕。后来徐宏洲在没有征得刘向辉同意的情况下,把600万元的承兑汇票交给李荷幕。后来到2012年底起,徐宏洲就派人到刘向辉的单位要钱时,刘向辉才知道徐宏洲在没有征得他的同意的情况下,把600万元的承兑汇票交给李荷幕。2012年底起开始,徐宏洲派徐洪亮等人,采取跟踪盯梢、威胁、殴打、滞留、恐吓、限制人身自由、打横幅、在刘向辉的车里安装定位仪等手段,不断到刘向辉的单位、家里暴力索要非法资金,严重影响了刘向辉的工作和生活,期间刘向辉多次到辖区派出所报警,民警告诫他们不能去单位闹事。刘向辉问徐洪亮等人要借款手续,直至今日徐洪亮等人拒绝提供。由于徐洪亮等人多次到郑州银行西区支行打条幅、寻衅滋事,并扬言绑架刘向辉的和家人,在徐洪亮等人通过各种手段的逼迫下,为了家人的安全,刘向辉被逼给徐宏洲汇款300多万元。后来,由于徐洪亮等人继续到郑州银行西区支行寻衅滋事,无奈,刘向辉被迫辞去郑州银行西区支行的工作。现在徐宏洲又把刘向辉告到新密市人民法院,将刘向辉名下的财产进行查封,现该案件已经判刘向辉败诉,刘向辉正在上诉之中。

    六、诈骗陈金枝

    诈骗、威逼恐吓、限制人身自由,伪造证据、偷税漏税,夺走陈金枝房产一套,价值400多万元,致使陈金枝无家可归。

    2012年,陈金枝(电话170****2111)从徐宏洲处借款50万元,用了半年,陈金枝还徐宏洲50万元后,徐宏洲交给陈金枝一辆轿车(价值20多万元),让陈金枝帮忙变卖。陈金枝将该车开走六个月后,徐宏洲问陈金枝要车钱时,陈金枝才发现上当,原来徐宏洲以30万元的价格把车强卖给陈金枝,并按照30万元计算利息,无奈,陈金枝把30万元车钱给徐宏洲后,徐宏洲说以前还的50万元和车钱30万元都是利息,不是本金。后来徐宏洲、徐洪亮等人将陈金枝绑架到宏轩公司,对陈金枝进行殴打、威逼恐吓,在限制陈金枝人身自由20多个小时后,陈金枝被迫给徐宏洲写了一张300万元的欠条。后来徐宏洲通过法院诉讼,将陈金枝辛苦半辈子在郑州购买的价值400多万元的房产据为己有(但是,徐宏洲在该房产过户时,是以100万元的价格交的契税),致使陈金枝天天寄宿在朋友家中,无家可归。

    七、高息放贷新密市郑州才华耐火

    寻衅滋事、扰乱单位秩序、高息放贷,致使新密市郑州才华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停产、经济损失2000多万元。

    2014年新密市才华公司李建涛(电话136*****677)从徐宏洲处借款800万元,后徐宏洲采取驴打滚的计算利息方式将李建涛的借款变为3000多万元后,徐宏洲派徐洪亮等人,多次派人采取盯梢,限制才华公司主要负责人人身自由,用车堵才华公司大门,限制车辆和人员进出等手段,暴力索要巨额资金,严重影响了才华的正常生产经营。徐宏洲、徐洪亮等人到才华公司寻衅滋事,暴力索要巨额非法资金时,才华公司多次报警,但新密市公安局的民警以经济纠纷为由不予受理。由于徐宏洲、徐洪亮等人的滋扰,造成投资2亿多、年产值5亿多的才华公司停产,800余名工人下岗,经济损失2000多万元。

    八、伪造证据,暴力索要 【1亿左右】

    威逼恐吓、限制人身自由,以驴打滚计息方式计算利息后,强迫借款人书写欠条,伪造证据后,武力索要或者通过法院诉讼将赃款洗白,致使借款人陷入生活无依无靠的深渊。

    申进昌(电话132****4517)从徐宏洲处借款120万元,两年左右变为800多万元;崔遂成(电话137****7563)从徐宏洲处借款160万元,现在变为2200多万元;张雪峰(电话155****1777)从徐宏洲处借款350万元,两年左右变为2000多万元。目前, 徐宏洲通过新密市人民法院诉讼讨要的标的有8000多万元。

    在此以前,徐宏洲在新密市人民法院,通过诉讼方式夺取借款人的财产大约有1亿元左右,涉及人员大约50-80人左右。(该情况可到新密市人民法院查询)

    徐宏洲、徐洪亮等人采取跟踪殴打、盯梢、限制人身自由、堵门堵路、威胁、恐吓、等方式武力攫取借款人的合法财产时,借款人大多都向新密市公安局报过警,但都不了了之。(该情况可到新密市公安局查询)

    九、虚增债务,做流水,虚假诉讼 【2000万】

    假借民间借贷之名,通过虚增债务、制造资金走账流水、肆意认定违约、虚假诉讼等手段,达到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

    徐宏洲、吕沛琴等人采用在借款人签订借款协议时还让借款人签订延期还款协议,借款人还完钱后不归还借条,通过虚假诉讼到新密市法院还让借款人再还一次,目前有胡彬、任海卿、赵战奎、徐建敏等4个案例事实,非法侵占金额达2000万余元。

    由于徐宏洲等人长期在新密市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虽然借款人多次向新密市公安局报警,举报徐宏洲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但最终都是无果而终;徐宏洲又经常通过新密市人民法院索要借款人的合法财产;像徐宏洲策划的绑架勒索这样的大案要案都能被新密市公安局不了了之。徐宏洲等人狠心辣手、伤天害理、凡是与徐宏洲有资金来往的,企业倒闭破产,个人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手段残忍,可以说是新密市甚至河南省仅有的犯罪团伙,这种社会败类如不铲除天理难容!

    十、非法集资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虚假贸易非法经营贴现承兑汇票、偷税漏税。

    徐宏洲以宏轩公司的名义对外吸收存款,吸储利息一般为2分,然后以4-5分的利息对外放贷,以驴打滚计息方式计算利息后,通过武力进行攫取。宏轩公司吸收的资金大约有2亿元左右。

    徐宏洲以宏轩公司的名义,对外经营承兑汇票的贴现业务,涉及金额大约5-10亿从中收取高额利息。吸收存款,吸储利息一般为2-3分,然后以4-5分的利息对外放贷,以驴打滚计息方式计算利息后,通过武力进行攫取。宏轩公司吸收的资金大约有2亿元左右。

    据最新消息在本文发布时,作恶多端的徐宏洲因被人举报已经被刑事拘留。基于过往的情况,我们有理由认为他背后的势力和保护伞会全力以赴去营救他,会不会像以前一样过一阵子无罪释放出来,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作为有良知的媒体,我们将持续关注事态发展,如果恶人得不到惩罚,正义得不到声张,我们将继续深挖和爆料背后的黑恶势力和他们的保护伞。因为我们深信,在我们法治的国家里,在打击黑恶势力的国家政策下,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正义一定会来!

    以上材料内容绝对真实!我们相信共产党的领导能还我们公平、公正!

    2018年6月5日受害人联名举报

    2018年6月5日

    文章来源:http://www.huanshi100.com/yulans/21527.html


  • 上一篇:小家电批零小程序开启新时代推广渠道
  • 下一篇:生态环保,品牌家具丨巨桑家私“高铁环保专列”为生态驰骋!
  • 友情连接

  • 亚太娱乐网
  • 全球财经网
  • 中国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