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焦点新闻网 > 新闻 > 正文
  • 盛气虎虎的石川

    责任编辑:合力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4-12 09:43  浏览次数:

      石川,出生于辽宁大连庄河市,1987 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同年进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研修班深造。擅长人物走兽兼习花鸟山水,作品追求新意,大气磅礴,富有神韵。画风严谨,在国际上享有声望, 有“神虎”、“奇狮”之美誉。是近年来中国画坛脱颖而出的实力派画家。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陕西国际联络会常务理事,西安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艺术研究所客座教授,陕西省政协委员,陕西盛世西部书画院副院长。其作品传略被录入《中国美术家名人大辞典》、《中国翰墨名家作品博览》( 世纪珍藏版)、《世纪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出版有《石川画选》、《石川作品集》。2000 年入选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分类全集总编辑出版委员会、辽宁美术出版社联合出版的《跨世纪中国美术家艺术成就优选画库》。2001 年伟大丰碑全国书画艺术展中,《童心》获得银奖,在2000 年国际环保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世界绘画大赛中,《野山在呼唤》获金奖。作品还多次在国内外大型报刊出版发表。很多艺术评论家也对此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东北之窗》、《国画家》、《解放军生活》、《西北航空》及《西北信息报》、《西安晚报》等各大报纸和杂志做出评论。其作品在我国香港地区及日本、泰国、新加坡、美国等国展出。世界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首脑、社会名流收藏其作品,并作为政府礼品赠送外国元首和友人。多家电视台为其做过人物专访。

    肖云儒

      有位朋友请来两个人创作几幅字画,请的恰是我与石川,他画画我写字。与石川便这样于不意中相识。

    《蓄势待发》

      那天,两个人的空间给了我俩聊天的环境。我于是知道了他是东北人,其名取水滴“石穿”之音,以明锲而不舍之志。知道了他曾在西安美院专攻油画,又到中央美院兼习国画。还现场品赏到了他在国画创作中的娴熟与多面——又画山水又画鹰虎又画人物,几个钟头中几乎不停笔。由不得暗自赞叹,这是个干活的主,也是个出活的主呀。最有缘的是,聊出了我俩竟是隔街相望的邻居,在他家的西窗与我家的东窗是可以互相打招呼的。便又平添了一份亲近。

    《雄风》

      石川文质彬彬,一表人材而修饰有度,乍一看便知不是吃羊肉泡长大的“老陕”,倒象是江南才子。及至你见他驰骋笔墨于宣纸色盘之上,鹰隼虎豹陆续呼啸而出,立即会判断出:这一定是个东北人!他借虎隼山川,传达出了东北人骨子里的那份豪气,那份强韧和洒脱。

    《相伴》

      他将我们的人情、人性、人生熔铸于老虎的生活、生涯和生命之中。借虎喻人,在画虎也在画人。欣赏时,你也就由不得从陌生的虎身上诱发出种种关乎人、关乎我们自己熟悉的人生的联想。你看那些“虎”:或不言而自威——在《雄视环宇》中,那只卧虎在翻眼、蹙鼻、吐舌的瞬间,表现出一种傍若无人的气度;或潜沉而阴隲——在《狙击》中,发动偷袭前那种压抑着的狞厉神态和正在集聚的拼搏情绪;或洒脱自如却雄风八面——在《步云图》中,双虎在随意的行走中那么随意地一吼,山河便为之一震。

    《远方》

      更令人心动的是,当你将《一家五口》《三英图》《秋水长天》这三幅并不连贯的画,作为一组作品来欣赏的时候,画家竟然有意无意地将人生的几个重要段落:舐续情深的家庭之乐、英气充盈的青春之盛、秋水长天的暮年之叹,贯通地传达了出来。其中,《一家五口》甚至画的是狗而不是虎,这无关紧要,因为狗与虎都是人的寓体。在中国画中,大自然从来是人化的自然,山水、花鸟、虫草从来都是人情的宣泄和写照。或是以物寓人,将动植物人格化,如以怪石、古树、老鸟兽喻沧桑老人和山林隐者。或是以物寄情,在所描摹的自然情境中,营造一种心理氛围,寄托画家特指的情绪,如孤傲、静穆、矜持、激愤等等,以引发欣赏者的共鸣。但象石川这样,以兽的生涯,同步寄寓人的生涯,并作出系列表现的,恐怕还不多见。

    《宁静的森林》

      从艺术表现上看,有论者指出,石川因为中画西画兼习,所以在国画创作中常常体现出中西兼容的特色。我同意这个看法。中、西画兼容,将表现性的造型、趣味性的线条与再现性造型和光暗处理结合起来,艺术上便有了更开阔的天地,也更容易雅俗共赏。但我更想说的是,石川画虎给人更突出感觉,是他能够用动态的姿体语言和画面的构成关系,“画”出动物在无表情中的“表情”来,他能够越过动物的“冷”面 ,“画”出它们活跃的心灵。这恐怕才是石川最重要的创造性。

    《蓄势待发》

      《狙击》就是一幅画出了老虎表情的好画。夕阳西下,群虎出动,夜间觅食的狙击战即将开始。阴沉的白眼,在朦眬的夜色中象鬼火闪烁;探向四处的头、微微匐下的身子和轻轻的步态,暗示着四处都潜伏着恐怖。狙击就要开始,搏杀的激情正在集聚,即将点燃,却又被压抑着、控制着。在艺术家营造的这种气氛中,我们不用“看”到、却已经感到了、想到了老虎们应有的表情。

    《江山》

      《胜利会师》可视为《狙击》的姊妹篇。簇拥着前行的虎群,那步态是得意而洒脱的;有的回过头来,像是关照后面的同伴是否跟上,又象是在议论刚刚结束的这场战斗;有的微微偏着头,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撕杀中;有的依然严峻地看着前方,那是在搜索新的猎物……一个虎群在经历了殊死奋战之后胜利会师的气氛跃然纸上。在画面构成和姿体语言营造的总气场中,我们分明看见了、听见了它们内心的欢笑。一幅画,画出形易,画出神难,而要画出流贯于画面的气场,并且这一气场贯注到每一个表现对象之中,就难上加难了。这最好地证明了石川的创造性。

    《大野雄风》

      艺术家要懂得聚焦、突出、强调,也要懂得避让、节制、散淡,在疏密、浓淡、进退之间自如出入。这方面,比如在背景与焦点、在简与繁、在淡与浓等等的关系上,我感到石川不是没有可探索的空间。

      期待着石川的进一步突破。石川还大有可为。

      文/肖云儒

    西安塔影苑

    《一览众山小》

    《雄风万里》

    《东方巨人》

    《父子情》

    《王者的欲望》

    《一览众山小》

    《勇者胜》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北方的狼》

    《大野雕风》

    《雄霸九天》

    《苍穹图》

    《清水河边》

    《马到成功》

    《源头》

    《春之歌》

    《天上月亮》

    《大野雄风》

    《雄霸九天》

    《荷风》

    《九歌礼魂》

    《古一贤人》

    《骏马追风》

    《高原情》

    《高原雪莲》

    《物有万象》

    《雪域高原》

    《镇守》

    《执大象 天下往 往而不害 安平太》

    《鸿运当头》

    《神牛图》

    《踏歌行》

  • 上一篇:视讯服务新系统亮相上海 智驿信息构建“酒店服务生态环境”
  • 下一篇:项目管理要做到有痕迹、可论证——众扶平台社会组织能力建设培训
  • 友情连接

  • 亚太娱乐网
  • 全球财经网
  • 中国财经网